2019創業死亡名單:這個冬天,好冷

2019-12-17

 

今年的冬天異常冷。

2019年還沒過去,北京已經迎來了第二場大雪,而許多創業公司最終還是沒能熬過這個寒冬。數天前,號稱“社交電商神話”的淘集集宣布破産,成立不到兩年最終留下16億欠款,創始人至今不知所蹤。

淘集集,只是創投寒冬下的一縷縮影。數據顯示,2019年倒閉的創業公司之中,有55%的企業直到最後一刻也未能獲得投資。“抱歉,公司融資失敗,已倒閉”一時成爲創投圈的咒語。

回顧即將過去的2019,“死神”仍然活躍在各個領域,社交電商、生鮮、電子煙、教育等無一幸免,300多家企業在經曆裁員、欠款、跑路後,最終倒下了。有的曾經死得轟轟烈烈,而有的消失得悄然無息。

2019創投圈死亡名单

當潮水退去,被資金堆起來的溺水者最刺眼。

最新數據顯示,在今年倒閉的336家企業裏,涉及領域包括社交電商、生鮮、P2P、電子煙、教育、長租公寓等。金融類、電商類死亡公司最多,分別爲62和38家。

寒冬之下,那些倒下的創業公司是一副什麽樣的“死狀”?

社交電商:

享年16個月,創始人不知所蹤

社交電商最新的“死亡”案例是淘集集。

生于2018年8月,死于2019年12月,享年16個月,留下欠款16億。淘集集的壽命之短令人歎息。從10月份承認破産重組消息到如今蓋章破産清算還不到兩個月,如今剩下一地雞毛。

今年6月初,淘集集啓動B輪融資,很快拿到了多個口頭OFFER。但7月以來,淘集集由于某些內外部因素,導致公司業績增長受到影響,銷售額出現停滯,盲目樂觀的淘集集用商家貨款來對平台用戶進行補貼,而B輪的2億款項卻遲遲得不到確認導致崩盤。

這一年,電商領域死傷慘重。6月,成立9年的尚品網再度卷入裁員風波,不久宣布倒閉;8月,主持人李靜創立、唯品會斥資1億美元拿下的的明星美妝電商平台樂蜂網關停;靠“消費返利”模式吸引了近1200萬會員的電商購物平台易網購,在騙取了會員近200億元之後,其實控人兼董事長賈永龍“卷款跑路”.....

下沈市場,成爲了最後的救命稻草,但也不容易啃下。“無論下沈市場的市場體量有多大,但是獲客成本其實很高。下沈市場的一個很重要的特點是用便宜的産品來爭取用戶的消費,這點一直沒有變。”事實上,死在下沈市場的創業者比比皆是,只是鮮爲人知。

生鮮電商:

連VC都怕了,“近期沒有人再投生鮮了”

臨近歲末,生鮮行業玩家接二連三地傳出“陣亡”消息。

前有呆蘿蔔瀕臨倒閉,後有主打淨菜配送服務的生鮮電商“我廚”,官網和App均已暫停服務。一組數據足以說明生鮮江湖的殘酷: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2017年發布的數據顯示,彼時4000多家生鮮電商中,4%實現賬面持平,88%虧損,剩下的7%是巨額虧損,只有1%實現了盈利。

生鮮一直是一塊難啃的骨頭。生鮮電商剛需、高頻等屬性曾吸引不少VC/PE入局,但同時生鮮的高“死亡率”也證實生鮮電商絕對不會是小玩家的遊戲。在生鮮行業的運作中,物流、金融、用戶運營等多種因素缺一不可,而低利潤、高損耗、沒有穩定的盈利模式等難題卻時常引發行業陣痛。

接二連三的死亡案例,看得VC/PE機構心驚膽戰。在采訪中,多位投資人一致表示,“近期沒有人再投資生鮮了”。

對于死亡背後的原因,麥星投資董事總經理鄭重直言生鮮盈利存在邏輯“大坑”,“現在大家講的生鮮電商,邏輯是我先用低價做到非常大的規模,再利用規模反向壓供應鏈利潤提高效率,最後發現事與願違,規模越大虧得越多,這是一脈相承的邏輯大坑。”

電子煙:一夜入冬,融資無望了?

電子煙,堪稱2019年最火創業風口,仍然難逃死亡厄運。

企查查數據顯示,2019年上半年電子煙産業投資案列超過了35筆,投資總額超10億元,絕大多數單筆融資額超千萬,加碼機構中也不乏明星VC/PE機構。4月,冰殼Bink獲得了2000萬美元的融資;5月,FLOW福祿完成經緯中國領投的數千萬元融資。

然而11月的“網售禁令”後,電子煙陸續消失在淘寶、京東等各大電商平台,資本熱情降溫,企業減量、裁員、庫存積壓等問題隨之而來。

一家長期關注電子煙行業的VC機構合夥人對投資界表示,現在這個時間點,敢投電子煙的機構很少,“行業洗牌已經開始,線上渠道的關閉將促使品牌方加大線下拓展與競爭,線下成本也將進一步提升。”

長租公寓:要麽倒下,要麽IPO

長租公寓這一年,喜憂參半。一方面,不少長租公寓品牌接連暴雷;另一方面,隨著青客公寓成功挂牌納斯達克,長租公寓頭部玩家紛紛赴美IPO。

屍骨累累。今年2月,寓見公寓資金鏈斷裂;3月,因“租金貸”資金鏈斷裂的蘇州樂棧公寓被蜜蜂村落網絡科技公司收購;7月,南京玉恒公寓資金鏈斷裂;8月,樂伽公寓轟然崩盤;10月,杭州德寓科技傳出資金鏈斷裂消息……

“高收低租,長收短付”模式是長租公寓資金鏈斷裂的元凶。多年來,業內多認同“房源即一切”,所以頭部瘋狂燒錢,跑馬圈地搶占市場。較量之下,行業馬太效應愈發明顯。在潘石屹眼中,长租公寓是不赚钱的生意, “不到1%的租金回报,租房的价格再翻一番还是亏本的。”

隨著大量玩家倒下,VC/PE機構對于這個領域的態度愈加謹慎,再加上募資不景氣,長租公寓品牌從一級市場拿錢會越來越難,那就只剩下一條路——IPO,一方面轉向二級市場直接融資,同時也能讓之前的投資方退出。

教育行業:

韋博英語“猝死”,數萬個家庭受牽連

得益于逆周期、硬剛需屬性,教育行業曾一直被視爲寒冬中的“避風港。”

然而,今年倒閉潮也席卷了這個行業。據投資界統計,2019年倒閉的教育品牌多達20余家。其中,最令人震驚的是被稱爲“英語培訓四巨頭”之一的韋博英語。

1998年,韋博在上海正式成立,距今已有21年,主攻成人英語培訓。官網信息顯示,韋博英語覆蓋全國62個城市,並且擁有154家線下門店,數萬名學員。

暴雷之後,韋博英語的教育分期問題浮出水面。由于韋博英語課程價格幾乎都在上萬元,超過80%的學員學費都是通過分期貸款繳納。此外,熱衷于線上線下鋪廣告使得韋博英語獲客成本高企。

韋博英語只是教育行業倒閉潮的一縷縮影。教育貸問題、盲目快速擴張、獲客成本高等牢牢鉗制著這個行業,當大量投入的流量無法轉化成功,公司資金鏈應聲斷裂。

VC的態度也越來越謹慎。清科研究中心數據顯示,2019年前11月教育培訓行業投資金額同比下降47.2%,投融資縮水近一半。“從2018年年底開始,市場變得更謹慎,投資人的決策周期會更長。”創新工場合夥人張麗君說。

下一波倒下的是誰?

2020年,To B是最危险的

毫无疑问,To B是2019年最受VC/PE青睐的领域之一。嘉禦基金创始合夥人兼董事长衛哲表示,“未来十年我们最看好的是产业互联网,To B和企业软件服务”,并通过嘉禦基金过去八年的成绩单来证明——“To B是真正能赚到钱”。

但另一方面,To B投资的巨大风险也是投资人们公认不讳的事实。当资本疯狂涌入To B行业,相关企业大举扩张,估值也随之水涨船高,而实际上,大多数公司其实很难找到合适的落地场景,2019年的企业死亡名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,截至目前,336家倒闭的企业中,企业服务相关公司有31家,在关闭公司最多的行业中,排名第四 。

君聯資本董事總經理、首席投资官李家慶坦言,“這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情,湧進了非常多的人,2020年如果再融資,客戶面的資金比較緊,政府和銀行的資金也比較緊,能爲這些東西買單就是這些人,他們的日子也在收緊。如果在這種情況下,還不能進行現金的收斂,再融資會非常困難,在這個領域裏面死的人會非常多,所以又是充滿了不確定性和風險的狀態。”

VC的提醒言猶在耳:

快點拿錢,別糾結估值

融資失利,似乎成爲了壓死創業公司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
“因爲我們經營不善,公司今年在資本市場融資方面進展坎坷,多次談好的資金都沒有按時到賬,公司資金鏈出現斷鏈,導致公司要長期停業。”對于吃個湯的猝死,其創始人曾這樣總結。

寒冬之下,投資人出手越來越謹慎。2019前11個月,VC市場投資總額約7300億人民幣,同比下降29.5%;投資案例數量約7800起,同比下降18.7%。而細分來看,各行業的投資數量同比去年均下降的十分厲害,其中金融行業滑坡最爲明顯,投資數量下降了85.5%,娛樂傳媒行業下降了78.7%,物流行業也下降了73.4%,側面反映出企業融資難度加大。

回想一年前,达晨财智执行合夥人、总裁肖冰就曾提醒,由于2018年人民幣基金募資不順利,會導致明年的人民幣投資出現斷崖式的下降,創業者要做好心理准備。

如今,一一应验。上半年,不少投资机构频频告诫被投企业创始人:快點拿錢,別糾結估值。受这波寒冬影响,恐怕还有无数创业公司挣扎在倒闭的边缘。

希望這個冬天快點過去。

(投資界)

本網站由阿裏雲提供雲計算及安全服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