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年,12000家教培機構消失了

2019-12-20

 

經曆6個月斡旋,這家英語培訓巨頭獨立IPO還是失敗了。

数日前,美联英语宣布与美股上市公司EdtechX Holdings达成最终收购协议,双方将重组为Meten EdtechX公司,这场交易预计于2020年第一季度完成。

這一舉動耐人尋味。表面上,美聯英語將以子公司身份實現上市,類似于A股的借殼上市,但實際上,這正式宣告美聯英語的獨立IPO上市計劃折戟了。

IPO夢碎,美聯英語的失落遭遇只是今年教育領域的一縷縮影。回顧這一年,教育行業堪稱動蕩,罕見地開始出現了大規模關門、欠薪甚至是跑路的現象,而號稱“英語培訓四巨頭”之一的韋博英語猝死,更是牽連到數萬個家庭。曾經火熱的教育賽道,到底怎麽了?

估值5億美元,美聯英語獨立IPO失敗

這一切來得太突然。

原本美聯英語計劃將于12月中旬在美國市場挂牌,估值約爲5億美元,但沒想到在敲鍾前夕,計劃流産了。

美聯英語成立于2006年,業務包括成人英語培訓、青少年英語培訓、海外培訓服務、在線英語培訓等。目前美聯英語旗下擁有多個子品牌,包括“美聯英語”、“美聯出國考試”、“美聯留學”、“美聯青少英語”、“立刻說”、“ABC外語”等。

據招股書,美聯英語的營收從2016年的8.02億元增長至2018年的14.24億元;淨利潤從2016年的-2715萬元,到2017年扭虧爲盈,達4034萬元,並于2018年增至5345萬元。

在美聯英語的營收構成中,成人英語是其主要收入來源,2018年營收占比爲63.5%,其次爲海外留學業務,占比15.7%。

独立IPO失败,美联英语转向SPAC(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rporation)的方式谋求上市。SPAC是美国市场一种特殊的上市途径,简单来说,它要求壳公司先上市融到资金后,再去寻找优质资产装入,最后通过股票增长获利。

談及此舉,一位美元基金的投資經理認爲:“我覺得可能還是和現在的資本環境有關系,达内、流利说这些教育标的表现都很差, 美联可能找基石投资人没有那么的顺利,或者说估值不达预期,那就SPAC上市,結果都是一樣的。”

更可惜的是,“壳”公司EdtechX Holdings自2018年10月在纳斯达克上市后,涨幅仅有7.33%,市值不到1亿美元,而美联英语现如今5.35亿美元估值,已经是对于此前的IPO估值折价了8成,价格越来越低。

據悉,自從今年5月提交了上市申請後,美聯英語就在隨後更新的幾版招股書中,一再縮減融資金額,從最初的2億美元降至1億美元再到最新的0.5億美元。

某位關注二級市場的律師告訴投資界:“SPAC在歐美屬于成熟模式,這種反向並購模式可降低上市難度與周期,一般是不太優質公司的上市選擇。”在他看來,教育類企業在美國上市的政策風險太大,因而美聯英語不管采用何種方式,實際上意義不大。

並非個例

教育IPO熱潮漸漸退去?

回想這一年,韋博英語的暴雷曆曆在目,首次將教育分期陷阱的話題深刻曝光在大衆面前,而定位高端英語培訓的美聯英語,也曾被質疑存在分期貸款“免息”陷阱。

招股書透露,2018年,美聯國際教育43.5%的學員使用各種形式的第三方分期貸款報名課程,分期貸款爲美聯英語貢獻了約42.2%的毛收入。對于教育機構來說,教育分期無疑能夠給自己帶來業務量的增長,甚至是暴漲,但教育貸款所帶來的風險,成爲難以忽視的話題。

美聯的事件也從反映出,成人英語業務依舊不被看好。成人英語培訓早已度過紅利期,市場被不斷壓縮,實際上,美聯英語一直在向少兒英語業務過度,但入局太晚導致受阻。美聯英語在一線城市的競爭對手之一——英孚英語,近來也被曝出准備出售其部分中國業務,在競標名單中,高瓴資本、華平投資和歐洲大型私募股權基金Permira均在列。

而美聯英語和早前滬江IPO的雙雙折戟,折射出二級市場對于教育類標的愈發謹慎。成立了18年之久的滬江一直在危機中前進,它在今年5月赴港上市夢碎,並陷入了全線裁員、整體崩盤的巨大漩渦之中,就在這個月,滬江又被曝出對賭協議觸發,創始人出局的慘痛結局。

美聯和滬江,是2019年美股和港股的獨立IPO失敗的兩個案例,盡管美聯的曲線上市的結局要遠遠好于滬江,但也難以掩蓋教育企業上市難的現狀。

截至目前,今年共有13家教育企業成功上市,並有10多家處于排隊狀態。但不僅僅是滬江,港股市場的益達教育、尚德啓智教育等機構招股書也已經失效。

在二級市場,上市五年的老牌職業教育機構達內在今年面臨著退市危機,英語流利說等公司去年上市後表現不佳,在加上政策不明朗帶來的不確定感,都不免給行業潑了冷水。不過,有分析師表示,今年教育股市並不冷,但“整個教育産業比較冷,因爲前幾年企業都在大燒錢”。

這樣的現狀,也與寒冬論調一脈相承,一二級市場都在漸漸恢複理性。

這一年,1.2萬家教育培訓機構倒下了

今年教育行業到底有多觸目驚心?企查查提供了一個可怕的數字:2019年共有1.2萬家教育機構關停。

前段時間,韋博的暴雷事件沸沸揚揚,包括美聯英語在內的多家英語培訓機構伸出援手,例如英孚、VIPKID等等,願意接納其學員。

今年以來,一系列教育培訓機構關門、跑路事件層出不窮,給這個行業蒙上一層陰影,投資界梳理了一些較爲知名的案例:

這其中不乏一些老牌教育機構。今年2月,成立18年之久的老牌留學機構“太傻留學”徘徊在了生死邊緣,年初就陸陸續續有用戶和員工在其北京總部維權。太傻留學的前身,是留學生自發在網絡上形成的論壇,聚集了大量的流量,也正是因爲這樣,很多用戶在繳費時都覺得這是一家老牌機構,簽合同時不用深究太多。

然而,受自費出國留學中介服務機構資格認定項目的取消、美國留學政策收緊、市場競爭日益激烈、留學行業低齡化及分散化的趨勢等影響,再加上過于追求短期利益而未能在業務能力上狠下功夫,太傻留學還是走到了破産邊緣。

在教育圈,培訓機構存時刻爆發的跑路現象,成爲行業毒瘤。線下教育機構跑路屢見不鮮,通常情況下,這些門店都是突然關門,在此之前還在進行正常的招生和繳費。今年暑期,有家長發現已經交付了幾千元學費的維樂教育关门,电话无人接听,微信也被拉黑,老板卷钱跑路了。戏剧性的是,維樂教育还是今年年初跑路的早教品牌“培正逗点”的接盘侠,培正逗点在1月因为融资不顺,导致资金链断裂,多家门店关闭。

2018年8月,國務院出台了《關于規範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》,其中規定,校外培訓機構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。

現金流斷了,大部分教育機構死因都在這個坎上。把預收款當做是收入,盲目擴招、擴張,試圖搶占市場份額,這樣的舉動往往導致經營不善,資金鏈斷裂。

而教育行業極其依賴現金流,一位教育機構創始人告訴投資界:“如果把公司的預收款停掉或者減少,背後又沒有足夠的資金支撐,估計80%的教育公司都活不下去。一旦如此,教培機構的信任危機將變得更加深刻。

(投資界)

本網站由阿裏雲提供雲計算及安全服務